很喜欢武藏。

【FGO】眼

【往事】

“圣女大人?该睡觉了。”

她没有理睬举灯走进房间来的那个人,背对着光源,垂头聚精会神地琢磨着摊在桌子上的地图。

“在规划明天的战斗吗?”

“嗯。睡不着。”

她接过他手上的灯放在桌子空余的一角,“明明只是乌合之众而已,为什么能够到这个地步!”

 

咬牙切齿,无可奈何。

她狠狠地瞪着地图上被划上红叉的一个个被攻陷的地方,恨不得就趁着夜色冲出去。

“没关系,我们会赢的。”

她冷哼了一声,望着那只在她面前展露的微笑,满不在意地别过了头。

 

【██ █】

那是发生在瞬息之间的事。

虽然无头的骑士像是做好充足准备一样死命拽住了它的前爪,...

【言凛】遥不可及

今天也是雨天啊。
她望向窗外细密的雨帘,伸出被窝的手感受到了一丝寒意。
一个人的早餐之后,她起身把还沾着酱汁的餐盘放在水槽里,低头默然地望着从银白色的水管里流下的水柱。

滴答,滴答。

少女仿佛在无尽的水声中听见了钟表的声响。


晨间温和的光线充满了整个房间。

她从卧室的衣柜底下翻出了几件崭新的长裙——它们无一例外的都是纯粹到自然的亮蓝色。

少女把一件相中的裙子轻轻搭在手臂上,随后起身摇摇晃晃地转向了走廊。


那个人,真是过分呢。

十年的记忆是说忘就能忘的吗。


在他离开的一年零四个月后,压抑在心底的情绪彻底爆发于这个寂寞的晨间。少女无力地靠在墙上,把脸埋在冰蓝色的柔软布...

【观而后感】收不回的时光

【只有我不在的街道】
以前就想看这部番,今天终于如愿了。

①说实话,关于犯人是谁我没有太意外,一开始就料到了。毕竟像这样的题材再加上有限的人物,再者作者想要营造一个出乎意料的结局,啊那犯人就只有那位先生了。

②回到过去,不过是想要弥补悔恨,从而使未知的未来变得更美好而已。

③悟第一次回到过去时看见妈妈的那一瞬间,我真的快哭出来了,心口非常难受。当一个长大后的人再次回到过去时,一定会好好珍惜年少时不懂得的父母情。可越是这样想,心情就越沉重。时光在教会我们这些的同时,也把那磨得锐利的刀子狠狠扎进了我们心里。——亏欠的东西 再也还不回去了。

还有悟沉睡期间的那十五年里,妈妈每天那怅然若失的模样...

做了一个视频,希望大家喜欢qwq

【FATE/EXTRA完结纪念】▶STORY◀

【fgo/金酒】蹉跎

“你是哪家的姑娘?
……穿成这样好不知廉耻。”

【一】
这是他们的第一次相遇。
最初是因为她在大江山待腻了,趁着茨木午睡的空闲就瞒着守山门的鬼偷偷跑出来,还化成了女形到城里小店买酒吃,没想到喝得正起兴时却被那个小子看见了。看起来那个急急忙忙跑回家去捧出一件女人衣服的金发小子也不过十多岁。
她掩唇轻笑,未接过衣服。

“小子,你若将它送予了妾身只怕待会儿会被你母亲责罚吧。”
“只是…你也不能穿成这样就出门……”
她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觉得这样的穿着并没有太大的问题。在她眼里,京都里那些涂脂抹粉的女人的穿着才是最不齿的。说到底还是因为她不喜欢被束缚的感觉,所以这一点在她的穿着上可谓是体现得淋漓尽致。
“那...

【FGO/武则天】勿念

【青灯古佛】

她不敢回想那些东西。

跪在无慈悲的佛像前日日诵经的虔诚也只能换来空念想的那种绝望。

她的未来如何?

人世苍茫,人心难测。

她真怕自己真的会老死在这个寂寞的地方,无亲无故,举目荒凉。

"见天子,庸知非福。”

年少时的狂言回荡在渐远的秋风中。如意娘啊,如意娘,你怎能如意。

泪渐沾湿石榴裙,谁可知夜夜伴随自己入眠的却不是所谓相思苦。

【无题】

离开感业寺后的日子也不见得好过,

那歌舞升平的皇宫不过是一个把吃人变得冠冕堂皇的肮脏去处。

为了活下去,她的手上不知沾了多少人的鲜血。

王氏,萧氏,长孙氏……

太多了,多得她夜夜难眠。

后来她懂了,所谓孤家...

【记梁山】空梦

【二龙山】

武松兄弟……

……不是洒家不肯,而是如今这昏沉的朝廷忠不得。

我这个当大哥的,总不能看着你们……

唉!不说这些扫兴的话了!

走,咱们找杨志兄弟吃酒去!

【明朗】

可惜洒家没早些上那二龙山,说不定林教头就会来投奔洒家了!

你这个花和尚也在胡说些什么呢,到了梁山还不安分……

他撩起帘子,抱着酒笑呵呵地走进来。

【无题】

她将针扎进棉线里,拉出一道血红的口子。

——是公明哥哥派你来的吧。

直至那人离开,她也没勇气说出这句话。

【自由】

“妹妹,你可知最近军中来了一位女将换作琼英?”

孙二娘放下手中的针线活儿,侧首望向她。

“嗯,我与她交过手。她那飞石本领...

【FGO/燕青】梁山,梦一场。

不止一次地想要回到以前的日子。

耳边依稀可闻着谁的渔歌声,极为嘹亮地,透过清晨浓雾传到那忠义堂上。

说实话,如今他还挺想念过去那段大碗吃酒、大秤分金银的日子。随便抄起家伙就敢和朝廷对着干,这所谓的替天行道,过得好不快活?


当时朝廷说他们是杀不尽的贼,该死。

可是这朝廷里面坐着的那个人,又何尝真心地辨过这世间是非?


所谓,

“绞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亡。”

“时人苦把功名恋,只怕功名不到头。”

你说,那个人怎么就不懂呢?

他冷笑着,恨自己当初太过犹豫。

连自己主子都救不出来,他一个人在这江湖上飘荡,最后活得像个行尸走肉,算什么东西?反正,在听到...

好棒!

Konruuu:

还有两天爷爷就上了~专门画了呼唤爷爷来的桌面和锁屏~祝大家都能接爷爷回迦~~~

龙娘龙娘!!
【描图】

小舞太好看了。
【调色练习】

悄悄宣传一波x

\元旦快乐qwqqq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7830610/

1 / 3

© 鲤s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