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喜欢武藏。

◆奶油味儿的心情◆

注意事项(′▽`〃)
基真cp向。
剧情捏造注意,以及鬼知道我在写什么。
故事是以,如果尔心没有接受去夺取手舞器,于是基拉度只好亲自上,这一时间点。
【这对儿真是太可爱了!!】

那天的事情,不想要记住。
——她是这样想的。
      
     
“真真,你被拐卖了?”
“没有的事!”
安真真一脸诧异地把脸凑上去,在看清楚那张照片后也明白了小善现在的心情。她摆了摆手,否定了这张照片的真实性。
“这肯定不是我吧。”
——先狡辩着吧,大概。
她仔细辨认之后,将目光落在了那条短信的发信人这一行上来,
“不行,是匿名。”
她沮丧地垂下了脑袋,觉得自己当时一定是疯了,不然怎么会和那个家伙这么做,关键是她还不知道是被谁照下来了。不过八成是他那边的人。
“这是挑衅,一定是这样的。”
         
“不过真真,我比较好奇,你在哪里遇到基拉度的?”
小善歪着头,柔软的齐肩长发卷成一个好看的弧度。
“街上。”
“他来找你干什么?嗯……是关于手舞器的吗?”
“不清楚,不过目的应该就是这个。”
小善点了点头,表情变得严肃了起来,但其实在外人看来,她的表情无论是怎样都像是一只无害的小白兔一样可爱得想让人保护起来。
“那,真真,你可得小心了。如果基拉度再来找你的话,一定要离他远一点,嗯……具体距离的话,就足够你使出朵蜜心盾就好吧。”
安真真眨了眨眼睛,表示自己同意这样的做法。毕竟,谁都不敢保证基拉度那家伙到底在打什么算盘,不过归根结底,都不是对她们有益的。
    

那个红色头发的讨厌鬼。
——她一直是这么称呼他的。
    
“怎样?那天的事情考虑好了吗?”
那个家伙又出现在了同一个地方,明明他是个很容易让人憧憬的理想角色,但就是搞不清楚为什么要对也伮那么忠诚。
“没得商量。想想也知道吧,我安真真怎么可能会接受!”
她护好自己的天女包,与那个人拉开一段距离。
“哎呀?离那么远干嘛?——不方便说话的。”
像本该如此那样,他从长椅上站了起来,朝自己这面走过来。
“停!别动了!就在那里!”
刚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他有些错愕地睁大了眼睛,但看见那个小天女的动作,即刻明白了她在想什么——
“你怕我把你的天女包拿走?我可不是那样的人……”
“谁、谁信啊!”
她打断了基拉度的话,那双圆形的大眼睛十分警戒地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在她的心里,混徒的话都是骗人的。从以前也好,这份警戒永远不会因为某个人而放松分毫。
      
“其实你大可不必这样,你想想,只要你把那个天女包保护好一些,不就行了吗?”
他的眼睛因为那止不住的笑意弯成了一个好看的弧度。
安珍珍注意到他为了打消自己的疑虑,将那朵平时几乎不离手的黑色玫瑰放在了衣服里。
     
“嗯,好吧,就信你这次啦!”
   
——小孩子就是好骗。
基拉度用手摸了摸自己脸颊上那星形的妆,低下头偷笑。
   

“放轻松一些…你想那天我们不也聊过吗……”
“说是这样,但是你干嘛总是找我啊?”
安真真转过头来看着那个即使是坐在一起也比自己高一个头的人,却发现他难得的沉默了。
“喂……你没事吧?”
“当然,只是觉得好玩儿。你看,现在混徒不就只剩我一个了吗,一个人憋得慌。想找人说话,就是这样。”
基拉度用手拉了拉自己的领结,不自然地转移了视线。那样的动作谁都能猜出来这句话的真实性。
——在小孩子面前说谎真是一件麻烦的事,不过要快些习惯,习惯就好了。
“是这样啊……那你不做混徒不就行了?我想想,你可以来我们仙乐屋,每天都有饼干吃,还有雅娜老师她们陪你说话,多好。”
“天真。”
他轻声地说出了这句话,那样的声音细微到风都可以将它吹散。
“嗯?你说了什么?”
她眨了眨眼睛,一副很是好奇的样子。
“没什么。不过,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啊?——为什么不可能,这不多好的吗?你想想看,这样也呶也不会出来了,你也就不必为他卖命了,还有还有,雅娜老师她们也不用每天都提防着你了,或许还可以做朋友……不过最关键的是我们就可以休息休息了,过普通学生的生活!……”
她像是打开了话匣子一样,兴奋着说着这些“美好未来”的构想,在那一瞬间,基拉度能够感受到她已经完全放松了警惕。如果他真的想要拿走天女包,那么这一刻就是最好的机会。
——算了。
他这样想着。
——她还有用。
      
“真可爱。……你应该庆幸,听你这些话的混徒是我。”
基拉度把手合在一起,用自己的方式告诉她这些对他们混徒来说都是废话。
“哼!是其他人又如何,反正我不也分分钟解决他们?”
不过,安真真一定没有明白这句话真正想要表达的含义。
——真是典型的小孩子想法。
   
“还有,你们放弃朵法拉和手舞器吧!那些对你们来说又没有什么用。”
“谁说的,那本来就是我们的东西……我想,卡恰以前告诉你吧。”
他的笑容很难得的消失了。
“诶?”
安真真看着他有些严肃的表情,思考着这是谎言还是真话。
——如果是这样的话,自己的战斗又有什么意义呢?
       

安真真回到仙乐屋的时候已是下午三点多,推开门就看见了雅娜老师她们极为担心的神情。
“真真,你没事吧?”
“嗯嗯,雅娜老师干嘛问这个?”
“我们啊,看见你和基拉度待在一起,很是担心呢。”
芙洛媞递给她一块巧克力后,领着她到沙发上坐下。很难得的是,今天似乎只有自己一个人过来了,仙乐屋安静到过分。
沉静的空气里漂浮着那些松软的饼干的奶香味,她一直很享受这样的味道,仿佛自己会融化在牛奶的香味里。
明明在这里的话,是很幸福的一件事吧。为什么基拉度那家伙就是不肯答应呢?
安真真弄不明白,甚至她不愿意去探究根源。她在害怕,害怕自己的心会因为他而乱掉。
     
“真真,他都给你说了什么?”
“没什么吧,只是没老师想得那么严重……那家伙平时应该是个不错的人,如果不是混徒的话,或许可以成为一个很好的朋友!”
说出这句话后,安珍珍立马后悔了。她怎么会说这样的话?
“真真,你没事儿吧?”
“好得很。”
她不满地拨开了伊丝放在自己额头上的手,嘟起了嘴巴。
“反正,混徒都是一个样儿,对吧?”
“也不一定…其实……”
“芙洛媞。”雅娜瞪大了眼睛,示意她别说那些多余的话。
      
“总之,真真,你好好休息。别和那家伙混在一起。”
雅娜担心地摸了摸安真真的头,有些无奈地挤出一个笑容。

夜晚和白天对于自己来说都不过是一个样子。就像是一个人不同的面孔一样,生气也好,伤心也好,看久了也会腻。
现在也只剩自己一个人在做着毫无意义的事情。
他不知道被净化后的混徒会变成怎样?但那一定是死了吧,因为失去了自我,和死了也没什么差别。——他是这么认为的。
基拉度闭上了眼睛,又一次回想起了白天的事情。
——真是遗憾呢。
突然想起自己还没有拉上窗帘,便伸手去摸窗帘的角。
——她迟早会认为我只是在骗她而已。
窗外月色很好,冰冷得就像是镜面的反光一般。
    

“真真,你还好吗?我叫了你好多遍了……”
意识到自己还在吃饭后,抬起头来看见了小善担忧的神情。
    
    
“很好啊。觉得饭很好吃,于是就发了会儿呆。”
“是嘛?”
小善往自己的碗里家里一块看起来很不错的肉,
“真真要多吃饭才有精神!”
“嗯嗯好的。谢谢!”
——看来小善没有多虑。
安真真暗自松了一口气,把那块肉吃进了嘴里。
    
她想起了那家伙的那些话。
——只有一个人的话,会很无聊吧。
那时候他不像是在说谎,毕竟那样的眼神是掩盖不住的。
——虽然说他们是活该,但最近那家伙不也安安静静地没做什么吗?
安真真有一些烦恼地皱起了眉,越想越觉得心乱。
——晚上巡逻的时候出去找一下他吧,虽然不敢保证自己能不能找到,但试试总是好的。
    
“对了,小善。你有没有觉得,最近混徒都没有什么动作了?”
“嗯?嗯……确实如此,不过真真,我们也不能因此而放松警惕!”
她左手握拳,很是自然地做了一个加油的动作。
“是啦。”
安真真笑了笑,默许了。
    

找到他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其实,说实话,是他拍自己肩膀的。
     
“哟,我的小天女晚上一个人出来干嘛呢?”
他还是那样,带着那抹神秘的微笑很是礼貌地向自己鞠了一躬。
“巡逻!看看你们有没有做什么坏事情!而且我不是一个人出来的!”
这看似理直气壮的话语,只是为了掩饰她的心虚。
“好吧……”
他笑的时候,一直都是很自然地闭了闭眼,之后再缓缓睁开。而这样的细节总是会让人着迷。
“对了!你又干嘛呢,晚上一个人出来……”
安真真抬起头来,直视着这位比自己高出一个头多的人。
“啊……我吗?出来逛逛,看看有没有什么值得让人高兴的事情……”
他用那双很好看的眼睛看着个头很小的她,觉得自己的目的应该是达到了。
“!”
受不了这样目光的安真真首先转移了视线,她只是觉得这样会很让人尴尬。
    
“真真!你在干嘛呢?那边检查完了就快过来好了。”
小善的声音对于她来说就像是解除尴尬的良药一般。
“好了,既然这里没什么问题,那我就走了。”
说完这句话后,她便冲声音的方向跑去。
   
——嗯。
基拉度从袖口里抽出了那朵带有许些阴沉的黑玫瑰,用手轻轻摸了摸那花柄上尖锐的刺,嘴角勾起一抹很危险的笑容。
   

——很心烦。一想到他就觉得心很乱。
安真真躺在床上,让柔软包围了自己。她看着单调的淡蓝色天花板,又一头扎进了记忆的海洋里。除了这样,她真的不知道找谁说这些话。小善去找尔心了,早上还很开心地在厨房里做着便当。美瑰会长基本上都在忙学生会的事情,没空搭理自己。
“讨厌死了,看来只有自己被留在家里了。”
她用枕头捂自己的脸,像是撒娇一样伸了个懒腰。
    
    
“呵呵。”
虽然这笑声很轻,但她还是能够准确的捕捉到。提高警惕后,安真真从床上跳下来,把天女包从衣架上取下来,放在身边。
“谁?——”
意料之中的没有人回话。有的只是那沉浸到死的安静像水一样充斥着房间,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她记得自己在什么地方听过这样的声音的。
      
——看来小天女的警惕性很高呢。
基拉度用手指将那朵玫瑰有规律地转着圈,嘴角是掩盖不住的笑意。
——不过,我现在也要做一些像混徒的事情了。
尽量轻声地,他悄悄从门后离开了。
   
     
     
——————
———————————
————————————————
“混舞法接近!混舞法接近!”
十分尖锐的机械声刺进耳膜,有那么一瞬间她差点认为自己听错了。
今天晚上巡逻的人只有自己,这样一想还真是不妙。
安真真摆好战斗的姿势,警戒着周围发出的一切声音。
——看来那家伙还是暴露出了自己是混徒的本性。果然……雅娜老师的话是正确的。
      
“小天女,把手舞器给我吧。”
他出现了,那朵玫瑰的花瓣上萦绕着几丝黑蓝色的雾气。
“谁会啊!你来抢好了!!——朵蜜心盾!”
那些突然袭来的玫瑰花刺倒是让她觉得够呛。
虽然被挡住了,但是那一股后劲儿还是让她吃不消。
安真真的眼神冷了下来,准备沉下心来对付这家伙。她其实一直都相信着的是他不会在做这样的事情了,本来、本来就快要相信了……
她觉得喉咙有些发酸,用来蓄能的舞步也凌乱了起来。
   
“这样是不好的吧。”
    
那句带着许些嘲笑的话在夜晚寂静的衬托下显得格外清晰。
在经历了一波突如其来的攻击后,她的舞步也被彻底打乱了。而始作俑者正很有兴趣地看着自己的表现。
“手舞器……看来你今天是要这个要定了吧……”
安真真从地上艰难地支起身子,说出自己平时最熟悉的那些话语,召唤出了天舞台。
——该死。
站在舞台上的她还是那么想哭,因为心的旋律已经乱掉了。
——为什么自己那么想哭啊,弄不明白啊……
      

基拉度很是礼貌地让她先开始。至少他是这样认为的。
抬起头后,恍然看见了她微红的眼眶。
——诶?怎么回事…我又没下重手……
——小孩子吗,果然还是……不过她继续这样下去的话,那些圣女的出现是迟早的事情。
    
想到这里,基拉度打断了她的舞蹈,顺着自己的节奏开始了他的混舞。
   
   
讨厌的歌声并没有出现。
——不过,等她回过神来就麻烦了。反正她现在肯定恨透自己了吧。
   
    
       
“办不到啊……完全,完全听不清楚自己的旋律了……”
安真真跪在地上用手捂着耳朵,妄图隔绝一切的声音。
“怎么办啊…这下手舞器……”
——诶?……
意想中的攻击并没有到来,再次抬起头的时候,周围已经恢复了正常。
    
“你在干什么啊……!”
基拉度走过来把她从地上拉起来,话语里是含混不清的情感。
“你这样弄得我像是在欺负小孩子一样……先把眼泪擦擦吧。”
——虽然这种感觉挺不错的。
     
“……不用你管吧!反正我输了,手舞器你要拿就拿……”她慌张地擦着自己的泪水,但是越是这样她就越想要哭出声来。
——明明这不是什么委屈的事情……
“谁会趁这个时候拿,要拿也要是正面的……好了,你别这样了。记住了吗,下次别一个人出来!”
他想说的话是“真希望下次你能好好地见我。”,但是,这样的话说出去她一定会被她的导师给盘查个清楚吧。
    
   
“好了吗?”
基拉度用手摇了摇她的肩膀,只是感受到了轻微的颤抖。
再次低下头时,看见了她不知因什么原因而变得通红的脸颊,嘴里一定在酝酿着一些很可爱的话。
    
不过她并没有把这些话说出口来,挣脱自己后,就又一次跑开了。
——好了,那今天就再见了。
“下次再见吧。”
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领结,露出一个神秘的微笑。
----END---

评论 ( 17 )
热度 ( 31 )

© 鲤s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