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喜欢武藏。

【吉贞】△发生在夏日伽勒底的故事△

注意事项:
吉贞cp向
剑元帅×黑贞【这对儿有毒
发生在我伽勒底的事情,大概因为没有抽到白贞和术吉尔,心情复杂。写一下最近的心情,国服时间点特别诡异。真的。
     
————————
————————————
他对她的情感,已经超出了爱的范围。
    
但他还是忘不掉那一天。
永远。
   
“贞德。”
   
“贞德。”
“贞德。”
像往常一样,在无所事事的时候,轻轻地,唤着她的名字。
  
“哟,吉尔,你说什么?”
听见了很熟悉的圣旗点地的声音,清脆利落。
“贞德?啊……不对不对…”
“……我说,你把我和那个圣女认错多少次了。”
她有些抱怨地把那圣旗靠在了墙边,随意在一个已经拉开的凳子上坐下来。她身上散发着的压抑气息已经不能被称作圣洁了。
    
——她是被人畏惧的魔女。因为某人的执念而创作出来的复仇者。
     
“喂,下次再认错的话,我就向御主申请把你烧成灰。再说了,我和她哪里像了。”
虽然她总是不承认,但在旁人看来这两人是用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对他来说,都是那样不可触及的美丽。
        
“圣女大人今天有时间呢。以前不都是跟着御主东奔西走吗……”
吉尔将一杯放了冰块儿的西瓜汁递给了坐在对面的她,如果没记错的话,上次她告诉过自己她喜欢这种味道。
“今天?谁说的啊,只是、稍微可以休息一下,毕竟御主带杰克出去训练了……我觉得你应该比其他从者有意思一些……只是这样而已,过来找你说说话。还有,别对我用那个称呼!等到她被召唤出来的时候再对她说好了……我啊,是魔女呢。”
     
接过杯子的她看起来有一些低沉,虽然如果指出来就会看见一个很是可爱的表情,但之后的几天就都别想要搭话了。
她总会这样认为自己,但就是因为这样她的人际才会出现危机。
   
   
要从头开始说的话 ,他比她先来到这里。
他记得自己回应召唤的时候,那个御主身边还没有几位可靠的从者。单打独斗的日子也是常有,不过每次都还好有那位叫做玛修的亚从者前面在默默守护着那个有些冒失的御主。
以前御主从第一个特异点回来的时候,在她的房间里给自己说了那个极为混乱的地方,看来那位御主对那里印象并不好,说起那里都像是有一肚子火。
那也是他第一次听见关于另一个她的故事。
         
     
被誉为“圣女”,拯救了一个国家,但是却被当时的政局推向了绝望的深渊,任凭她怎样拼命地去反抗都无人会援助于她。最后,在一场大火里,她永远地闭上了眼。但是,她不恨这样的国家,也不恨那样的君主,她觉得自己已经做得够多了。
这样的她,就是他所憧憬的“圣女”。
     
被誉为“魔女”,带着并不属于自己的愤怒将复仇的火焰席卷了那个悲哀的国家。那样的她,并不是圣女,也不是所谓的“魔女”,只是一个很平常的人罢了。她拥有着的是被人欺骗之后的愤怒与绝望,以及不被别人承认的痛苦。
      
关于那天,他记得的只是支离破碎的片段。他刻意地想要去忘记那夹杂的痛苦的愤怒,他清楚被情感压倒之后的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
被称为杀人魔,从前的荣誉都被无辜的鲜血浸染,最终在手中干涸,成为无尽的被取名为“罪恶”的黑色。
——但是越是这样,他记得就越清晰。
    
   
“比起每天都被一些复仇的情绪围绕着,我想这里应该会很有意思。这也许是我来伽勒底的原因吧,想着应该会见到那个有些烦人的Caster,不过我还是高估这位御主了。”
像是猜出他的想法一样,她有些得意地笑了一下,将本来想要说的一些话藏到了心底。
“以前在法兰西的日子多好啊……虽然有些过头了,但是教训一下那群搬弄是非的人也是挺不错的。真是怀念啊。”
“您这样可是又会被御主说的哟。”
他带着笑这样提醒到,记得第一次在伽勒底看见她的时候,眼里尽是傲气。而她周围的炙热气焰也着实吓了他一跳。
“我又没什么……只是看不爽而已。明明是一个被国家欺骗的人,为什么还会原谅这个国家,原谅对她做出那种事的敌人……不明白,完全不明白。”
黑贞德觉得自己总是会莫名其妙地把一个话题带入下坡路,气氛沉默了一会儿后,找到的话题也很难说能不能继续下去。她放下那杯已经喝尽的西瓜汁后,故作抱怨地敲了下桌子,这样扔出了一个话题:
“呐,吉尔。你们多好,不用去战斗,还能穿便服在凉快的伽勒底里享受凉气,你根本就想像不到火焰山那地方有多热!天知道御主带我们去那里干什么……我现在好怀念雪糕的味道。”
最后的一句话带着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一丝撒娇的语气。
她顺势趴在了一旁的桌子上,没有扎起来的长发随意地散在腰间。银色的软甲在灯光下闪着有些炫目的光。

“我这个职介不是不太适合去那些地方嘛。御主也是这样考虑的吧……”
“怎么可能啊,你看那个黑色的垃圾食品不就一直跟着御主吗?真的讨厌死了,每天看着她在身边像一只蚊子一样……呐,吉尔。要不、下次你和我一起去吧。当然,这只是为御主考虑的,我、我觉得她可以更有效率一些。”
她把双手放在大腿上,有些别扭地揪着她自己的衣服,脸上是不太自然的红晕。
“您的话我当然会仔细考虑的。但是,这么说的话杰克不也经常去吗?”
“……杰克?对啊,说起她就是个好例子不、不是吗!她的衣服超凉快的!”
说着,黑贞德摸了摸自己衣服上的绒球,暗示着衣服的厚度。
     
随后,她看见他笑了,那是不同于另一个他的微笑。
即使是极为悲哀的事情,她相信这样的他一定不会做出什么过激的决定。
在法兰西的时候,她见过那样的他。在那个圣女的鼓励之下,顽强地抵抗着她的军队。
只是可悲,因为在那之后,所有记忆都会归零。
明明,在那天之后,他的精神并没有彻底地崩溃。只是帮助那个国家取得了一场胜利,从此就销声匿迹。
她看过一本关于他的书,里面写着,他为了探究炼金术的奥秘,被人诱惑着,一步,一步地走向了恶魔的陷阱。
最后,肉体被烧成了灰烬,灵魂来到了地狱的河畔。
      
——但是,创造出她的那个人,不就是他吗?
那个抱有着同样愤怒的另一个他。
   
在这个伽勒底,没见到他,真是遗憾。
但,幸运的是,这里的他是与身为圣女的自己同行的人,灵魂的本质都像是在天堂徘徊的白鸟,咏唱着灵魂之河的赞歌,聆听着天使的美妙琴声,最后离开的时候,在水池旁落下几片轻盈的白羽。

“好了,差不多御主也快回来了的样子。我就先走了,吉尔,这些西瓜汁我带给她可以吗?看起来在火焰山的修行还要很长时间。”
她拿起放在一旁的圣旗走到了一大杯刚榨好的西瓜汁旁,询问着他的意见。
“不用向我申请啦,圣女大人您怎样都可以的。”
他摊了摊手,想着待会儿这位圣女回来的时候,要不要做一个雪糕给她。
“我不是说了吗、——”
“对我而言,您不管怎样都是灵魂未被世俗污染的圣女大人。”
很难得的他抢过了她还未说完的话,等待着接下来的斥责,但是却看见她脸红着别过了头,将盛有西瓜汁的杯子拿起来后准备一言不发地离开房间——
   
   
        
      
    
     
“哇!……喂!您、你不是去和杰克训练了吗!?什么时候站在门口的!——”
拉开门后,她的情绪一下子被打乱了,整体都显得慌乱起来。
看样子御主正在门外的样子。
“黑贞德,你终于叫我御主了,我超开心的!还有,杰克去看安徒生写故事去了,毕竟小孩子嘛。”
“谁说的啊,我可没说……嗯…这个西瓜汁、是吉尔要给的啦。我只是代送!”
“好啦好啦,我明白了。”
御主一脸我明白一切的样子点了点头,爽快地接过了那一大杯看上去很重的西瓜汁。
“对了,吉尔待会儿也过来吧,今天就不去那个地方。晚上大家都聚在一起好好休息一下……玉藻猫说晚餐已经就绪了哟,一起来吧。”
  
   
   
    
    
“御、御主!下次可以带上吉尔吗?”
她第一次这样有些小心翼翼地询问她的意见,感觉非常地不习惯。
现在就她和御主走在去食堂的路上,刚才他说自己暂时有事,但是一会儿就会过去。
“不好吧……素材很难弄的,好麻烦的欸。”
几乎的意料之中的拒绝。
果然这提议还是太任性了。
她有些不符合自己身份的带着一丝失落垂下了头。
——“我也很厉害不是吗?”
一直想这样自豪地给他说这句话。在另一个自己还没有到来之前,她不想变得寂寞。
    
一个人的话,心是凉的。
    
“嗯?……算了,到时候看吧。对了,黑贞德。你觉得,是Caster的他比较好,还是Saber的他比较好呢?”
“干嘛突然问这个?都好吧,反正,都说向往着那个家伙而已……”
抓紧圣旗的那只手,感受到了就像是火焰一般的炽热,明明这不是属于愤怒的情感。
“别那么消沉了,你也是‘贞德’不是吗?——”

——是这样的吗……
这是对自己而言都没办法肯定的事情。
她只知道,在走廊那扇颇具科技感的门后,是极为炫目的灯光。
【-----END-----】
【关于贞德的那些事情我真的超气!!而且查理那个人有毒,但如果从大体上来说是为了国家的话,应该在历史上也能够被原谅。有一些讽刺的意味。】
【抱着这样的心情写的故事,因为黑贞硬要说的话其实并没有亲身经历过白贞的故事,了解这些也都是经元帅之口,或许她存在的本身就代表了元帅的愤怒。比起剑吉尔来说,她还是比较悲哀的,连她是否真的存在都要打一个问号。……不说了,我继续看书了。】
【也许这是一杯像白开水一样的糖。】
【△△△】

评论
热度 ( 42 )
  1. 帶著依莉莎白圈的貓鲤sir. 转载了此文字

© 鲤s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