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喜欢武藏。

【咕哒子】◆初心◆——伽勒底的极夜

△无cp注意。
△日常向。
    
——————  
——————————   
   
“……你到底是为什么会来伽勒底呢?”
   
当被光晕染得迷醉的梦境深处,那位少女听见了这样的发问。
      
“……啊啊,荆轲…”
接下来的话语几乎是一下子卡在了喉咙里面,不知如何作答。
直到自己隐没于眼前那深绿色的枯海才发觉,愣住的时间似乎过于漫长了。
“抱歉抱歉…我还没有想好呢……”
她象征性地摆了摆手,尴尬地笑了笑。
“——Master,可还无事?”
可近在咫尺的那双漂亮的眸子中映出的自己却是那样的狼狈不堪。
    
“嗯……晚安啦,明天还要早起不是吗。”
   
“…好吧。”
    
    
    
夜晚的伽勒底是极为寂静的,与早晨的喧闹恰恰相反。
走廊上也只有零星的几盏孤灯,但那也只是刚好能够看清地面的那种程度。
   
——我究竟为什么来到这里呢?
那位名叫藤丸立香的少女这样问着自己。
   
——似乎从来都没有想过呢。
   
来到这里,
遇见了玛修,然后……
   
   
“妈妈?……”
纷繁思绪被那带有许些哭腔的撒娇语气揉做了一团,抬起头后望见了拖着枕头的那个女孩子。
   
看上去似乎是又失眠了的样子。
  
——是在找我吗?
   
“杰克,怎么了?”
想到这里,她不知觉地露出了自然的微笑,蹲下身子摸了摸她的头。
   
“…我们想听睡前故事……很任性吗?这个要求的话……”
白发的女孩子像是撒娇一样地伸出了手,那样的角度刚好可以够到那个御主的肩。
“好啦好啦,我们走吧。”
她抱起穿着轻薄睡衣的女孩子,一边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哄她入睡,一边将她手上的枕头拿过来放在手里。
 
       
妈妈……?
自己记忆中似乎也曾有过这样的角色。
小时候每次做噩梦都会跑到她的床边,任性地要求已经进入梦境的她哄自己入睡。
但是即使这样,她的脸上也从来都没有过任何焦躁,

真是难忘的记忆呢。
   
 
——温柔的,妈妈,这样的角色。
但是在自己稍微长大一点之后,就很少再见到她了。
     
      
“童谣今天晚上不在吗?”
推开房间的时候,发现双人床的另一侧被子依旧是整整齐齐。
从自己身上爬下来的女孩子象征性地点了点头,不难看出今晚失眠的主要原因应该就是这个了。
   
“她去找安徒生先生啦,说是要讨论新故事的结局什么的。……呐呐,妈妈可以把灯一直开着吗……”
   
“嗯,当然。”
在简单的安慰后,她像往常一样翻开了故事书的第一页,压低声音讲述了起来。
这些故事都像是从世界缝隙的黑夜中拉出一道绚丽的彩虹一样,绚烂得夺目。
   
   
     
——她曾看见过关于开膛手杰克的故事。
烟与雾在鼻尖肆溢,堆积的罪恶弥漫在看不见尽头的街巷里。
   
那是她从未见过的如噩梦般的景色。
   
银发的女孩子低着头立在被染成污色的河边,血珠从精致的脸上滑下。
  
随后,梦境戛然而止。
   
   
“然后呢,那个少女……啊,已经睡着了吗。”
发现她已经安稳地进入了梦里,无奈地叹口气后起身将滑到女孩肩头的被子拉上来,再轻轻将台灯关好,退出了房间。

  
      
“嗯?”
       
——啊,这个声音…
  
“你还没睡啊?”
      
转过身后,对上了那双高傲的眼睛。
   
“……我正准备呢。”
她完全没有想到会在走廊遇见她,几乎是下意识地咬住了嘴唇。
“是这样啊。”
看见她漫不经心地眨了眨眼睛,将视线定格在自己身上。
——喂,我说你干嘛对她这么好?”
“诶?……”
    
眼前的她没有带上平日紧握不放圣旗,取而代之的是两个浅色的咖啡杯。看起来她似乎正准备去厨房泡咖啡的样子。
“没听清吗?”
“不是不是…我……”
被这样逼问后,她不禁慌了阵脚,想着怎样才能把这个回答变得完美一些。
对于越喜欢的事物,她越是不想留下任何遗憾。所以,回答一定要趋近完美才行。她给自己加上了这样的一把锁。
    
见许久没有回答后,黑贞德轻轻叹了口气,伸出手轻轻弹了一下自己御主的额头,随后双手抱胸将头别在了一旁:“我可不是在责备你啊…只是觉得这样对你健康不好,人类。”
“当然,也不是特意关心你。”
她后来补充了这一句。
  
“……谢谢。
我会早些休息的,还有咖啡也不要喝太多了哟。”
       
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突然笑起来,也许是觉得有人在乎自己很高兴吧。总之是满心的喜悦。
“我、我是给吉尔泡的咖啡啦!还有你干什么要笑啊,像个笨蛋一样……啊啊真是!”
察觉自己无话可说后,黑贞德加快了步伐隐没于走廊深处。
  
  
  
——很高兴吗?
嗯。
——答案早就有了吧。

最初来到这里的时候,不也是一无所知吗?
然后,遇见了玛修,那位少女就像是温暖的光晕一样。
   
在这里的话,至少不是一个人吧。
有人会关注着自己,诸如此类这样最浅层的情感将凉透了的心渐渐包裹起来。

——这个地方的话,就不再是一个人了。

    
少女似乎得出了答案,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盘算着该如何把这话说给她听。
【===End====】
   
   
  
【略做修改的结尾,因为很喜欢杰克,所以不管怎样都想写一写,大概就是这样吧。其实有轻微的吉贞向吧x】
=△咕哒子身世au向x
【今天看见了这样一条评论:
“元帅超棒的,只是这里的(Fa)贞德不值得他这样做。”有些戳心,这可真的是太精炼了。】
   

评论 ( 8 )
热度 ( 39 )

© 鲤s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