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喜欢武藏。

▶不存在的那个人◀

注意事项❤
基真cp向!
很迷的现实架空??【应该这么说?
总之,剧情我在很认真地想要发糖!!
——————
————————————
           
Day 0
这是向他表明心意之后的故事。
也是忘记了在何处发生过的故事。

                                        
Day 1
“所以说你这是准备举家搬迁?”
“不对哟,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应该把我的那些朋友一起带来。”
他摸了摸下巴,装作认真思考的样子,不过之后还是体贴地帮安真真接过那个很重的箱子。
“下次让我来好了,女孩子还是不要搬这些太重的东西——呼!这个有够重的!”
放下那个箱子后他有些抱怨地发出这样的感慨。
“明明是你不要搬好吗?你看我可是朵蜜天女,当然能搬起这些箱子了!和你们不一样!”
她有些得意地将头微微扬起,迎着阳光的这个角度将她的笑容染成了浅浅的金色。

“好好好,不过待会儿……可不要叫我拿消毒液哟。”
基拉度牵起她的手,有些心疼地摸了摸她因为搬东西而不小心划出的一道小口子。

“很疼吧?”
带着一丝像是装出来的讽刺味道。
“欸欸,等等…不是,我……”
“骗你的啦,待会儿来客厅找我。现在你先休息一会儿吧,剩下的交给我。”
“……是啦。”
她垂下了头,想要掩饰自己已经变得滚烫的脸颊。

             
Day 2
今天的客厅意外地热闹。
打着要来沾沾光的旗号,就有一堆人来了。虽然都只是各自拉着熟悉的人聊天而已。

                 

                  
“真真,你觉得这个花怎么样?很适合放在卧室里边儿吧?”
小善拉着安真真的手,指着手机屏幕中央的那朵百合花篮。
“嗯嗯……确实。”
她知道自己没有认真地听小善的话,因为她总觉得咔恰看小善的眼神很是奇怪,就像是那家伙以前看自己的眼神那样。
“小善,你最好是小心一点咔恰。”
“啊?不过没事儿的,我有美瑰陪我呢,真真就别担心了。”
“我可没办法一直陪你——最好还是让尔心来吧。”
美瑰很是爽快地把责任推给了今天临时有事而没来的任尔心身上,然后端了三杯茶在两人身边盘腿坐下,“你说,我们有几年没这样聚在一起了?”

               

“毕业之后就很少联系了吧……”
“嗯。”
小善抿了一口茶后,眨了眨眼。
“以前我们还聚在一起过办什么天女战队然后拯救世界……哈哈,现在想来真是幼稚。”
美瑰带着有些释怀的笑意,吹了吹那杯还冒着热气的茶。
“你想想,当时芙洛媞老师居然还没有说我们,真是幸运。”
“不不不,应该说,当时金老师居然还默许了她的宝贝儿学生干这种事情。”
安真真很及时地接上了这句话,让本来有些尴尬的气氛缓和了许多。
一阵笑后,她又找出了一个新话题让这个茶话会进行下去,不过这次紧张的就是小善了。

        

             
她其实并不像其他两人一样排斥以前的自己,反而有些庆幸。
如果不是这样,她也许就碰不到那个每天都拿着黑玫瑰站在校门口等自己的家伙。
——她喜欢他。
一直都是这样,以前斗嘴的时候也好,现在住在一起也好,都是这种心情。

                  
“真真,真真!”
“在!”
她随口应了一句,发现自己似乎又走神了。
“那这样的话,不如就——爱蕾,你来得正好!快过来听故事。”
美瑰像不断惹事一样招呼着刚刚进来的爱蕾到这边来坐下。
“好好好,我这就来……对了,真真,那个粉红色大叔叫我把这个给你带过来。”
说着,她把怀里那一堆零食放在桌上后,从里面找出来一盒饼干递给真真。不过整理完自己的动作后,她就坐在小善旁边,看起来很有兴趣地盯着美瑰看。
“嗯,好吧。真真,你觉得基拉度那家伙真的好吗?”
美瑰用双手撑着下巴,严肃地看着真真,让人不禁联想到了她还是学生会会长的时候的威风。

                   
——果然,刚刚就意识到不妙了……不过他不在还是没问题的。
安真真有些尴尬地笑了笑,随后歪着头想了一会儿后,回答了这个问题,
“嗯,我觉得他很好。虽然看上去有些坏,但是其实是个很温柔的人吧。”
“哇超羡慕——所以说那个墨镜大哥哥也像这样就好了……”
爱蕾无力地趴在桌子上,说着有些丧气的话,
“他每天像是开班一样往外面跑,换句话说,他就像希望自己得到全市热心市民称号一样……超烦。”

“天堂哥踢踏舞很棒吧,我觉得他挺关心你的。对了,爱蕾——”
安真真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学来的这个转移话题的技巧,不过真的觉得尴尬的心情减缓了一些。
     
——那时候他也像这样觉得吗?
她突然想起以前两个人坐在一起聊天的时候,他也是这样转移过话题。

           

                   

               

“累死了累死了。”
把客人都送出门后,安真真像是虚脱了一样倒在沙发上。
“是吗?让我看看——”
基拉度俯下身子,把脸凑近了不少。
突然间拉进的距离让她几乎可以感受到他的鼻息。

“呜哇!?你干什么……突然就、不觉得特别…嗯……”
她从沙发上坐起来,像一只炸毛的猫一样瞪着基拉度。

“听到了哟,没想到我在你心目中位置挺不错的嘛。”
他从沙发后背绕到安真真旁边坐下,将手轻轻附在了她的手上面,在额头上印下一个浅浅的吻。
“what?!什么时候……不不不,你怎么可以偷听女孩子说话呢!”
之后,即使她极力地想要转移话题,也是以失败告终。
毕竟,她转移话题的方法不就是从他这里学来的吗?

                 
Day 3

“晚安。”
“晚安。”
安真真按下了台灯的开关键,盖上了被子。

              

“……所以说大叔你怎么还没睡啊。”
察觉到视线的她把从被子里探出了一角,赌气一样嘟起了嘴巴。
“不过你也没睡啊,还有,改称谓了?”
“你这家伙的关注点真是奇怪!”
“算了算了,我觉得你试试叫我名字好了,好久没听了……”
“还是在梦里叫吧!——晚安!我真要睡了!”

黑夜里完全看不清他的脸,所以也不知道他的神情。
只是他没有回话。

——是有些生气吗?

           

安真真这样想着,用很小的声音重新道了句晚安,

“抱歉啦。……晚安,基拉度。”
之后,她蹭了蹭被子,将脸埋进了枕头里。

                 
Day 4
她做了一个梦,很熟悉的梦。
看见了梦中的自己,与穿着一袭黑衣的他。

                    
“喂…我说你快点放开我……诶?你这家伙别走啊!!讨厌讨厌!”
那个自己像是被什么束缚住了一样,动作显得十分滑稽。

                  
她站在远处,头顶上的路灯散下的光穿过自己的身体直射在地下。
——那是我吗?

               
“你还没弄开这个啊。”
折返回来的他像是专门为了看笑话一样,把背靠在墙上,右手轻轻转着那朵散发着危险气息的玫瑰。
“以前你不都是很轻易就摆脱了吗?”
凑近了脸的他的笑意带着一丝戏谑的味道。

                       

“你把手舞器还给我!”
那个自己恶狠狠地盯着他,极力掩盖着自己因疼痛而咬住的嘴唇。

                        
“这个可不行。”
他转了转玫瑰,解除了那个束缚着自己的法术。
“笨笨小天女?让我看看你的手——果然还是疼吧?”
“喂喂!你这家伙别用这种恶心人的称呼好吗……感觉超肉麻的……”
自己像是逞强一样用另一只手遮住了被划伤的那个部分,故意忽视了他的后半句话。

              
“你平时都不用酒精清洗伤口?我真为你的健康担忧。”
他拨开自己挡住伤口的那只手,从随身带来的那个袋子里取出一瓶医用酒精,在那条看起来有些吓人的伤口上用沾了酒精的棉签轻轻擦了擦。
“痛、痛痛痛——就是这样我才不喜欢用酒精的。不过有伊丝姐姐和小善在,我可是……”

“嗯。”

他打断了那个自己的话,脸上依旧带着像刚才一样的微笑。不过在她看来这种微笑不过是一个虚伪的表象。

——很明显的是生气了吧。
 不过那个自己应该是发现自己说错了话,显得有些手足无措的样子。
“我觉得你其实不是很厉害吧。今天试了试用全力……”
“我要谴责你啊!你知道在对付过麦叩鼠之后再来使几招有多累吗?”
自己像是抱怨一样收回了被他一直握着的手,脸上浮现了不太正常的红晕。不过,消毒工作也应该是完成了,因为在那个自己收回手之后,他没有再做什么动作了。
“真羡慕你。”
“我们刚刚的话题不是这个吧……”
“你很幸福吧。”
他自顾自地说着在站在远处的她听来莫名其妙的话。

           

但是他好像很寂寞的样子。

            

            

——之后的画面就很模糊了。

               
Day 5
今天真是超不幸的一天。
安真真望着外面的雨帘,觉得以前老师说的那些对大雨的比喻真是太恰当了。
本来打算比基拉度先回去的,好给他一个惊喜。
但现在别说惊喜,连回家都是问题。
她没有带伞啊,谁知道刚才的晴天转眼就变为了现在这模样。

                   

“怎么会下雨呢……”
她在那个随身携带的包里尽力寻找着一切能够挡雨的东西。

但是,现实是残酷的。

“好吧,既然这样……”
她明白雨会一直下,在这里干等着还不如冲回家去,还来得及。

                     
她似乎低估了这里离家的距离。

虽然全身被雨淋了够透,但她还是幸运地到达了家。

“……好吧。”

安真真在包里摸出钥匙来,甩了甩上面的水,刚想打开门的时候,却默契地收回了手……

——门开了。

“我的小天女,你怎么就直接回来了?”
他看起来很担心的样子,一把将自己拉进屋里去,把门关好。
“刚准备出去找你来着呢,雨下得这么大,我真担心你感冒……好了好了,你先把衣服换下来吧,然后去洗一个热水澡。”
基拉度看着她盯自己的眼神似乎有些不对劲后,为了她还是将语序稍微改了改。
“还是先去洗个热水澡吧……”

                       
Day 6
也许自己是感冒了吧。
有些不想承认,不过那家伙真是说对了。

                             

凌晨三点多的时候,安真真觉得自己像是要死了一样肚子很痛,从床上爬起来想要去厨房倒些热水来喝。
因为不希望打扰他,所以她尽量将脚步声放得很轻。
不过基拉度这个晚上睡得很浅。
“真真?——”
听见他叫自己名字后,倒水的工作稍微顿了顿。回过头去看见了站在厨房门口的他。
“——想喝水啦…头和肚子有些不舒服。”
比起早上,现在的她从声音上听起来就有些软。
“感冒了?我看看——”
能够感受到他贴在自己额头上的温度,不过从她的角度来感受的话,这就像是高温状态下一样。

“还好不是很烫,这样,你先回床上去睡一会儿吧。我帮你把体温计拿过来,然后再喝点药。”
“嗯……”
她懒懒地打了一个哈欠,完全提不起精神来。

               

            
“好了。没什么大问题,不过还是要好好休息!”
基拉度俯下身子,替自己把被子严严实实地盖好,
“乌丽说这样会好得比较快。我以前就是这样的。”
“乌丽姐姐说的啊,那就肯定ok。不过,你这家伙也会生病啊……”
她的声音听上去很开心。那双带有许些倦意的眼睛很柔软地看着他。
“当然了。”
他在她的旁边坐下,轻轻将她从床上扶了起来,将背立起来的枕头上。
——不过,还好打起精神来了吧。

“要聊天还是就这样坐着睡一会儿?”

“聊天?聊什么呢?……”

             

“以前的事情?”
他抬起头来想了想话题,
“你还没毕业的那段时间如何?”
逆光的角度让她只能够看清他迷糊的一个轮廓,不过她能肯定的是他在笑。

“不要。我才不要想起来……”
表示不满的语句也好,现在都像是一只被雨淋湿了的小猫一样蹲在墙角,安静而又虚弱地舔着自己的小爪子。

                       
这个话题看样子似乎是没办法进行下去了,安真真突然想到以前爱蕾告诉过自己“尬聊”这个词语,现在她差不多有些体会到了。
“想睡觉。基拉度你也去睡会儿吧……我先坐一会儿……”
他听见这个称呼后,稍微愣了愣,不过还是难掩那明显的笑意。

                     
Day 7

她又在梦境的黑暗中看见了一些东西。

是那个自己。

看见了她坐在桌子前低着头轻轻啜泣着。
——为什么而哭呢?

她不想要回想那样残酷的现实。
她觉得自己似乎经历过什么一样,心开始抽痛。

         

           

“基拉度……”
她听见那个自己轻轻念着他的名字,但柔弱地就像是哭声一般。
随后便是一阵无力的啜泣。

           

            

           

 

             

               

               

                 

                

 

             

                   

              

                               

                                  

“你醒啦。”
她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

Day ∞

                      
她想起这是发生在什么时候的故事了,是在梦里吧。
睁开眼后,看见的是悬在头顶的刺眼光芒。
空气中弥漫着的消毒水气味提醒着她身处于病房。
“啊……”
是极为沙哑的自己的声音,就像是哭了很久一样的声音,沙哑而虚弱。

“真真!你醒了!”
守在床边的是小善。
“我们担心死了,你究竟怎么了?从楼梯上摔下来了,不过幸好你是天女才没事……”
“你也太不小心了吧!”
随后是有些硬气的声音,不用睁眼都能够猜出来是美瑰。虽是有些抱怨,但她的表情上充斥着与小善相同的担忧。
“爱蕾昨天守了你一晚上,现在还在外面睡觉,你待会儿可要去看看她——”

           

                      

忘记了自己是怎么回答她们的,只是在那一瞬间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实。
——他早就不在了啊……
               

梦中的那个自己就是所谓现实吧。
她回忆起了那之后的情景,以及被突然抱住的自己错愕的心情。

                  
还有拂过自己腰间的他的手指的温度。

                

——并不是无尽的沉默啊。
她用手遮住了脸,想要掩饰着自己心口突然浮现出的莫名悲痛。

                      
强迫自己沉浸在梦里,已经不想要醒来了。
——那天的她站在楼梯间是这么告诉自己的。

                

               
究竟怎样才能将自己的心情麻痹起来呢?
安真真她做不到。
——每次醒过来都会想起那个家伙。

                            
她真的很后悔那天晚上自己没有冲出去阻止也伮的行为,虽然是无济于事,但她的良心也会好受一些。
至少不会站在一旁说着那些很愚蠢的附和的话。

                

可是现在还能陪着她的就只有自己了。
毕业之后,曾经亲如姐妹的四人也很少联系了,唯一的交流就只有很难会举行的同学聚会了。
——空荡的,属于自己的心。

                      

“哪边才是梦呢?”
她不禁这样问自己。

“真希望这边才是梦。”

她轻轻闭上了眼睛,将手放在了被子上。
——记忆的边缘已经很模糊了。

 【---end----】

——————————————————————

——————————————

——————————

【嘿嘿嘿,怎么样!!糖好吃吗!!】
【逃走】
【进入高产过后的冬眠期orz】

评论 ( 10 )
热度 ( 22 )

© 鲤s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