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喜欢武藏。

〓线〓(一)

注意事项:
基真cp向
主要是想着如果没有圣女的辅助之后的一些剧情。
朋友不也很棒吗!【bu要学会独立。
以及鬼知道有没有后续【卡文有点儿久了大家随便就看看吧【躺●▽●

【part:1 】

基拉度那家伙给人的感觉总是很神秘的样子,一身的黑衣,以及手中的黑色玫瑰。

——想让人靠近。

每次她都是这么认为着的。

在战斗的时候是最方便观察他的时间,不过这需要小心,因为他的攻击很多时候都是擦着自己穿过的,不小心的话,谁知道下一刻她会变成怎样。

她清楚他从来都不会对自己留情的。

就像是他手中的那朵黑色玫瑰的尖锐花刺,她在尝试着去触碰它的美丽,不过这个代价是无法想象的。

                              

“你还是小心点比较好吧!也伮不管怎么想都是很危险的啊!!”

很多次她都想要这么对他说,但这句话总是在嘴里就被自己扼杀掉了。

——她不过是个旁观者罢了。

也许安真真她真的不懂混族与圣族之间的恩怨。她没有经历过圣混大战,也无法想象也伮当初做法的初衷。她只明白雅娜老师告诉自己的那些——混族是不可原谅的。

至于为什么,她没有问,也不敢去问。

因为她的任务就是阻止混族在人类世界里做恶。

以前,当她看见里斯哥哥和芙洛媞老师之间的感情时,她有怀疑过那些曾经支持过自己的所谓真理。只是,她不明白为什么。

                         

“明明只是圣族自己的事吧…呵呵……”

那个家伙在一天晚上回答了自己的问题。出人意料的是那天遇见他的时候,他并没有像以往一般直切目的,而是自顾自地回答了她一直疑惑的问题。虽然以一个混徒的角度。

——自以为是。

她想,在这一点上两人都是相同的。

“你的——雅娜老师真是什么也没告诉你?”

他像是嘲讽一样拉长了语调,歪着头看着自己露出浅浅的笑意。

               

安真真的直觉告诉她自己,对他是一定不可以放松警惕的。不然就会像一只落在蛛网上的猎物一样,被无法挣脱的网束缚住,最后迎来死亡。

                 

——可是谁知道他在想什么呢?

她也想知道啊,这样就不用这么艰难了。

              

“哼,是你们混族先挑起事端的吧!这是无可改变的东西!还有,你们想要统领世界的想法本来就是错误的。”

“我不否认。”

他的眼里依旧蓄满了笑意。

就是这样,每次都是这样,所以她才猜不透他的心思。

“那你们为也伮做事有什么意义呢……”

“我是为了活着。”

他贴近自己的耳朵放低声音这样说着,他的声音像一阵电流一样,让自己有一种酥麻的感受。

“呜哇!!”

自己往后退了几步,像往常一样与他拉开一段距离。注视着他放在鼻尖的那朵玫瑰。——也许她不敢去看他的眼睛,她清楚自己在害怕着什么。

一段时间后,偷偷抬起头看他的时候,发现他的神情并没有任何变化。

视线交汇的瞬间,安真真移开了自己的视线,投向了别处。

——对他过分在意的话,真的会陷进去的。

                

“你,你干什么啊!”

他依旧那样笑着,将那朵玫瑰在自己的唇上轻轻一点,向后退了几步回到了刚才站的地方。

“——!”

安真真发现自己居然找不出什么反驳的话来,最后只能用自己认为很可怕的眼神瞪着他看。

“呵呵。你真是这种性格…对了,等一会儿要一起去街上吃饭吗?”

“你这家伙一副和我很熟的样子干什么啊!!不要!绝对地拒绝!!”

她要保持距离,与他,只能这样了。

“我可是天女对吧!怎么可以和,和你一起啊!!”

        

“你理由是这个啊…真是少见。嗯,不过,现在是中午吧。我都饿了。”

他像是无所谓一样挑了挑眉,将那朵玫瑰收好后,转身准备离开——

“啊啊,真是可怜呢……每天都回家吃饭。”

“才不是!!”

          

她扑上去拉住他衣服的一角,虽然很快就放开了,但能感受到他开始时轻微的颤抖。

 好吧,她承认他很厉害。

 

“去什么地方啊……”

“随便找个地方都可以吧?”

“嗯,就今天这一次啊。我下次肯定不会这样了!我只是去试试而已,外面的饭肯定没有美娇姨做的好吃!”

“那真是遗憾呢……”

偷偷别过脸的时候,看见了他似笑非笑的表情。

                      

【part:2】

“真真,你今天回来得太晚了!饭都凉了!!”

一推开卧室门就听见了小善颇具抱怨的话语,和带着许些怒气的眼神。她好像等自己等了很久。想到这里,安真真觉得有些对不起小善。

“你去什么地方啦?”

“嗯…我……去外面吃饭了,忘给你说了……”

半真半假的话说出口来也没有令她感觉到不适,只是每次说谎的时候,她的眼神都会不自然地躲闪。这些细节除了他似乎从来没有人发现过。

“好吧,就信你了。下次还是要注意一点哟,毕竟我们还是很担心你的。”

小善拉住了安真真的手,将她带到梳妆台前,像是提建议一样站在她身后笑道:
“真真,我觉得你要不要换一个好看的发型之类的?”

“诶?为什么?”

“我觉得啊,真真的发型总是扎一个马尾,看着很单调的……”

“还是算了吧,这样比较方便。每天早上只用梳一下就完事了。不像小善你,还要费时间在头发上面。”

她从小方椅上站了起来,实在搞不明白为什么很多女生都喜欢在发型上花费那么多无聊的时间。有这些时间还不如多看看书。——金老师的原话。

“好吧……”

提议被拒绝后,小善显得有些失落地抿了抿嘴唇。

当对话停止后,房间里的气氛明显变得尴尬起来。安真真自己最受不了这样了。

“对了,小善。今晚要不你和美瑰一起去我们平时巡逻的那一部分,我和爱蕾一组怎么样?”

“诶?为什么……平时不都好好的吗,怎么突然……”

“这个啊——”

安真真用手指敲了敲桌子,尽力地想着理由。

——总不能说自己今天之类绝对不想见到基拉度那家伙吧…嗯……

现在她只要见到他就根本没办法,谁知道她这是怎么了。

             

“是这样的!我觉得我们身为天女不能只关注自己熟悉的地方吧,如果被混徒们逼进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之后怎么办?所以,我们应该对周围更加熟悉!你觉得呢?”

她觉得这是她长这么大第一次编出的这么像样儿的理由了,她超佩服自己。

现在小善的回答就显得非常关键了。只要她同意后就可以进行下一步,虽然说下一步明显更加困难。

“可以啊。这个提议很不错哟,待会儿给美瑰和爱蕾打个电话说一声吧。”

小善赞同式的拍了拍手,脸上的笑容显得十分自然。看得出来她现在是发自内心的开心。

 

          

          

        

             

“喂?爱蕾在吗?”

安真真拨通了那个不怎么常用的号码,紧张得手心蒙上了一层细汗。小善站在自己身边轻轻把她的手覆了上来,一阵柔软的凉意稍微平息了自己烦躁不堪的内心。

“嗯,怎么了?”

那头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刚刚睡醒一样带着许些慵懒。

“嗯……?就是今天晚上的巡逻…我想和爱蕾一起,因为我觉得我们天女应该对周围的地形更加熟悉,所以来问问你的想法。”

等待话筒那头的回复是件很可怕的事情。因为只要爱蕾不同意所有设想都是白搭。

           

“当然可以了!我是第一次和真真你一起巡逻欸,不如晚上在仙乐屋集合吧?一会儿我给美瑰说一声就行了,回见!”

“回见。”

电话那头的声音显得十分兴奋,听上去爱蕾她对和自己一起巡逻这件事很是兴奋。这让她的心情轻松了不少,放下话筒后,向小善做了一个“ok”的手势,得意地笑了笑。

            

【part:3】

——没有看见她呢。

悄悄在黑暗中行走着的基拉度这样想着。

——今天是法苏和拉缇啊…不如出去问问吧,反正和今晚目的一致。

他自然地走到两人面前,伸出手来拦住了她们的去路。前方的那两位天女显然被惊到了,做出了与她见到自己时几乎相同的动作。

那么,不用想也清楚那两个天女接下来要说的那些话是什么——
“基拉度!……?”

那个叫法苏的天女的语气听上去有些惊讶和明显的底气不足。虽然她握紧了拳头,但只要细看就能观察到她肯定在害怕。

“哼,来得正好。看来今天出来巡逻是有意义的!小善,准备了!——”

看见那个叫拉缇的天女向前了一步用一只手护住了法苏,脸上充斥着令人十分厌恶的极端自信的笑容。他想,如果是她的话和这两个人肯定不一样。

            

——她是特别的。

“呵呵,我没空在这里浪费时间呢……我就问问那个叫朵蜜的天女今天去哪儿了?”

“这是秘密吧!怎么可能告诉你!废话少说!!”

对方抢过自己话后,一团银白色的法术便向自己直冲而来,气势十足。

“哼。”

他冷笑了一声,很简单地就挡住了那一招。

——真是无法聊天。

             

“你们是准备和我打了吗?”

眼神里是很少见的冷酷。

他不喜欢这两个天女,当然,对于安真真他也说不清楚是怎样的情感,至少不是明显的厌恶。

“呐,美瑰,我觉得基拉度不太对劲儿……”

站在身后的小善拉了拉美瑰的手臂,小声提醒道。她觉得和平时比起来,今天的基拉度周围散发的气息明显要压抑得多。谨慎起见的话最好还是先走,毕竟他看起来不像是要找她们麻烦的样子。

“嗯确实,不过你肯定没事儿的。我们可是两个人,一会儿我召唤天舞台,你快些走。”

“诶,不行!我怎么可以把你留在这里!千万不要召唤天舞台,圣女姐姐们今天都不在的。”

              

“在聊什么?”

随着声音一起出现的还有像洪水一样猛烈的花刺。

“小心!!”

反应过来时只看见了暗示着那人行踪的黑雾。

小善很及时地转过身去用出了平时经常使用的一招,浅绿色的光屏暂且挡住了从身后突然出现的第一波攻势,不过实力悬殊还是不可以忽视的部分的。

“呜哇!——”

光屏被震碎的那一瞬间,力气不足的她打了一个踉跄,幸好有美瑰扶着才没有摔倒在地。毕竟这个法术不像真真的朵蜜心盾一样是专注于防御,它的精髓在于将攻击反转给施术方,不过前提是她必须有足够的实力。

“可恶!”

美瑰有些心疼地看着小善手臂上被玫瑰花刺划出的一道道细长的伤口,将她护在了身后,随后站起身来向基拉度踢去了一个光球。

                            

“呜……”

比起自己的吃力,他挡住自己全力的攻击显得有些轻松,不过看得出来这样下去他也耗不了多久。但是,自己的力气也快要耗尽了。

“——玩够了?那么要来斗舞吗?”

看来他也准备速战速决。

“美瑰别——”

小善伸出手紧紧拉住了她的衣角,阻止着她向前走。

“你一会儿先走,如果我们都栽在这里就如了他的愿了。而且现在我也没什么力气了。”

美瑰甩掉了小善的手,脸上充斥着装出来的自信。

“好啊,那就来吧。我可是天女,论斗舞肯定不会输你——”

          

         

               

 

【part:4】

“小善美瑰!!你们怎么了!!”

早早完成巡逻任务的两人发现受了伤的她们几乎是立即站起身来,冲上去扶住她们。

              

“我没事儿的……”

小善将背着的那个人放到了沙发上之后,自己也无力地睡在了一旁。她觉得自己全身的力气都像是被榨干了一样,现在连说话都显得吃力无比。

“主要是美瑰伤得有点重。对了芙洛媞老师在吗……”

“暂且还没有找到……还有你们怎么伤这么重?”

爱蕾拿来一瓶医药酒精,准备给这些莽撞的伙伴的伤口消毒。要知道,平时都是小善和伊丝姐姐给她们治疗的,但是现在小善不用说肯定不行,而且伊丝姐姐和芙洛媞老师都不知去向。

             

“基拉度。”

听到他的名字的时候,安真真的心颤了一下。

“诶……?”

——不应该啊。

她抬起头来,确认着自己刚才没有听错。

“突然就攻击我们,真是有病。不过还好我们逃出来了……”

缓过神来的美瑰有些愤愤地说道。从伤口程度上来看,她受到的攻击次数一定大于小善。

“好了好了,先别抱怨了,毕竟混徒的实力确实是高于我们天女。先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再说这些。今天晚上大家就在仙乐屋里休息吧。嗯……我已经给家里说了,你们呢……”

        

           

当一切准备完毕后,爱蕾从门后面给她们找来了几床被子,自己在沙发旁找了一个舒适的地方准备关灯睡觉。

        

“对了,真真。你小心一些。”

当四周暗得只能看清窗外微微闪烁的光点的时候,美瑰凑到安真真的耳边悄悄说出了这句话。像是怕被人发现一般,她的咬字非常轻,每一句尾音都带着明显的呼吸声。

“为什么?”

她的意识因为强烈的睡意显得有些模糊,就连回答也含含糊糊的。

“基拉度好像在找你。总之,具体情况明早再说,晚安。”

“……晚安。”

这是很奇怪的夜晚。

她不知道该接什么话了,想着美瑰和小善身上的伤口,一股无名火从心底升起。

而生气的对象,或许是她自己。

         

         

  

       

“真真,早上好。”

“美瑰,早。……爱蕾还在睡吗?”

刻意压低的声音显得有些沙哑,安真真从平日圣女们做甜点的厨房里找出了几份现成的蛋糕,用清洗干净的碟子装好后和牛奶一起带来放在桌子上。

“嗯,小善和爱蕾都还没醒。不过你今天怎么起这么早?”

美瑰接过装着蛋糕的碟子小心翼翼地把它放到桌子上,生怕弄出一点儿声音来。

“想着昨天你告诉我的那些话,就有些好奇。昨晚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真真将蛋糕拿起来,轻轻咬了一口,等待着她的回复。

“唉……”

美瑰有些懊恼地叹了一口气,用手撑住了脸。

“大意了,没想到基拉度会突然攻过来。不过后来他还是放我们走了,不然昨晚我和小善都回不来。但还好,我们也没让他好受。”

“嗯……”

安真真皱了皱眉,有些愧疚地低下了头。

她想,如果昨天她没有异想天开地提出那个建议的话,小善美瑰或许就不会受伤了,即使受伤的只是自己。

她突然想去找基拉度那家伙问个清楚。

“对不起。”

她轻轻放下已经喝完了牛奶杯,拿过挂在一边的天女包,起身离开了桌子。

“我觉得我有必要去找找那家伙。先走了。”

           

“真真,你干嘛?我们和混徒之间有什么好商量的!喂,别冲动啊——”

意识到不对劲时,美瑰她想要挽留也已经迟了一步,很快她就将那扇门关上后离开了,不知道真真究竟有没有听见最后那句话。

“美瑰,怎么了……大清早的就……”

被声音吵醒的爱蕾揉了揉因昨晚的睡姿而变得酸痛的左肩后,放轻脚步来到餐桌前坐下。

“真真她不听劝,非要去找基拉度。”

“——哈?”

听到这样爆炸性极强的消息,爱蕾刚刚的睡意几乎荡然无存。她几乎认为自己是幻听了,看来安真真的鲁莽又上升到了另一个高度。

“我马上去找她。真是的,有没有脑子啊。”

爱蕾随意地将散下来的头发用项圈扎好,让它看上去不那么凌乱。

“……目前也只有这样了。爱蕾,你自己小心点儿。”

“我当然明白。”

她没好气地回了一句后,将天女包从衣架上扯了下来冲出门外。

             

【part:5】

“基拉度——!!基拉度——!!!”

清晨独有的安静,是很容易被打破的。

安真真也不清楚这样究竟能不能找到他,只是走出来后就有些后悔了,回去的话好像有些没面子。

但是怎么想都觉得自己太冲动了,就算找到了那家伙又有什么用呢?

她要问他什么呢?

           

——他做的事情都是正确的。

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安真真的内心又开始动摇了。

“还是不行……不过他伤小善和美瑰这件事果然怎么想都想不通。”

最后喊得没力气的她沮丧地坐在了一个小亭子里面,低下头看着身后小水池里游来游去的那些求食的鱼,轻轻叹了一口气。

           

                  

“早上好,我的小天女。你找我?”

看见他轻轻拍了拍自己肩膀后,坐在了一旁,眼里的笑意让人以为昨晚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基拉度,你这家伙真的不打算解释一下昨天的事情吗。”

她紧紧地抓住了天女包的肩带,极力控制着自己突然涌现的莫名其妙的愤怒情绪。

 

“昨天?嗯……是指我和你吗?真是可爱。”

他轻轻顺过她垂在肩上的一缕头发,却没有料到会被拨开。看来她真的有些生气了。

“别开玩笑了!你这家伙昨天晚上做了什么你自己最清楚吧。”

他的笑容有一瞬间凝固了一下,渐渐冷下来的眼神里充斥着很明显的危险气息。

“你是觉得,我是错的。是这个意思吧。”

“当然了。是你先动手的吧!……我、”

转过头想要争辩的时候看见了他手中那朵散发着紫黑色雾气的玫瑰,接下来的话直接被卡在了喉咙里面,连一个音节也不敢散出。

“很生气吧……因为我伤了你的朋友。”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心里是莫名的烦躁情绪。

在她眼里,她只看见了他脸上渐渐浮现的令人心疼的笑容。

“毕竟她们说,是我先动手的啊。”

             

依旧是那样捉摸不透的笑容。

“什么……?”

虽然想要问清楚,但是直觉告诉安真真,不管怎样她必须要赶快离开他。

现在可不是什么值得坐下来喝一杯茶后闲聊的时间。

可惜,手被突然挽住了,那样的力道是自己完全挣脱不开的。

悬在眼前的是那一朵象征着不祥的黑色玫瑰花。

她突然间有些害怕,害怕那预示着的未知的结局。她希望有谁过来帮帮自己,只是在旁人看来,坐在一起的两人并无异样。

                

“kiki……”

几乎下意识地伸手去抓挂在腰间的天女包,但对方显然是将这种情况列入考虑范围,这样的反抗动作只会让她更加清晰地感受到无助。

            

               

那句咒语是被一团蕴含着冰霜的白光突然打断的。

惊喜之余,她看见了站在远处还有些喘气的爱蕾,显然她是找着自己一路跑过来的。

“真真!快过来!!”

察觉到他的力度因突发状况而松懈了一些后,安真真尽全力摆脱了他冲到爱蕾那边。

“你在干什么!!出来准备送死吗!?”

看到真真跑过来后,她这样向她吼道。只是眼里却毫无怒意可言。

“爱蕾,刚才谢谢了。”

“哼!别给我说这些。——喂!你!究竟要干什么?!”

爱蕾摆出随时迎接战斗的姿势,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

       

       

只是冷笑。

很意外的,他没有说一句话,撩起外衣,转过身化为黑雾消散在空气中。

            

她确信她刚才看见了他慌张的神情。

——他怎么回事啊?

她低下了头,抓着自己的手臂。

“基拉度……?”

          

【part:6】

今天晚上因为美瑰小善受伤的原因,她和爱蕾一人巡逻一个地方。不过两人也没有离太远,遇到突发状况这样也好有个接应。

——没有看见他。

安真真借着巡逻的机会把平时能够遇见他的地方都找了个遍,却没有像往常一样发现他的身影。

——突然间弄不明白他的意思了。那家伙怎么了?

 

“不行不行。想这些干什么!他是混徒吧!!”

像是警告自己一样,这句话总是在她意志最摇摆的时候出现。

“那这样的话,不管怎样都没有问题吧。对吧,对吧……肯定是这个道理。”

毫无意义的自问自答,这般欺骗自己已经成了她维持“正常”的良药了。

——我是天女啊。

——对吧。

 

——————

———————————————————

 

“……我在做什么啊。”

基拉度用手狠狠地捶了一下那面墙壁,懊恼地回忆着自己上午可怕的行为。

他有那么一瞬间是想要把她变成如这朵玫瑰一样的存在的,尤其是在她说着关于别人的事情的时候。

——没有思想,就如同一个很听话的人偶一样。

这样的想法太危险了。

他很清楚。不过最近还是不要出现在她的视野范围内,就留在这里安排一下以后的一系列行动,反正她是不会留意这些变化的。

——她一定是觉得自己很危险了。

在他看来,她是一个神经有些大条,会闹脾气的小孩子。偶尔会做出一些可爱的举动。

只是,更多时候是陪着那些被称作“朋友”的天女在那个该死的圣族气息浓郁的屋子里面。

         

他记得那天和她吃饭的时候,总是看见了她有些躲闪的眼神,让人察觉不清她的心思。

“那些天女下手真是不知轻重……昨天伤还没好完,今天又来了……”

昨晚他看上去是占尽上风,实际上那些天女烦人的法术也没让自己好受多少,特别是那个被称为法苏的天女,受了伤还硬是使出了最后那一招带着另一个意识已经开始模糊的天女逃走了。

只是现在这个阵营里只有自己一个人,

——“终生为王效力。”

这是他很久以前为了活下去而对也伮说过的誓言。

“幼稚到可笑。”

现在他觉得自己真的很矛盾。

【---tbc----】

————————————————————————

我也很矛盾啊【这个坑看着就看着吧,再填也很矛盾了

评论 ( 14 )
热度 ( 26 )

© 鲤s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