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喜欢武藏。

【沉迷蛊蝶邪教x】
蛊蝶:毒药
   
——深陷于梦境之中,或许只有这样才能看见她的身影……
       
一:幻觉
“呐,为什么要做到这个地步?”
紫色的,就像是光芒在她的发丝之间扑闪一般,扰乱人的视线。
“老朽只是……”
“呐,我认识的你不是这样的……”
她的话语停下了,周围的一切都显得昏暗无比。现在的气氛就好像是在冰窟之下一样,冰冷却让人想要打破这样的气氛。
“……我明天会来找你的。”
留下这样的一句话,少女紫色的身影化为粉末消失在了空气中。只留下了一个略显孤独的背影,残存于黑暗之中。
    
    
      
——梦醒之后,又会记得多少呢?
以前有一个小虫子这样问过他。他惊诧地向它望去,发现它只是一直在重复那句话,麻木的,空洞的。
“啊,或许记不清吧。按照人类的思考方式,一会儿就忘了。”
他自嘲地笑了笑,把手里的腐肉丢向虫群聚集的那个盆子里。
那为何他记得如此明了?
       
他是妖怪,所以蚕食弱小的妖怪并没有什么值得愧疚的地方。他常常这样告诉自己,常常把善意的劝告隔于耳外。
寿命会走到尽头,谁都一样。
所以这世界也是公平得讽刺。
巫蛊师,巫蛊之术。一听便是与正道大相庭径的东西,所以他并不被这世界上的生物所喜爱,能陪伴他的就只有那些“不会说话”的小虫子。
还有那个紫色的小蝴蝶。
        
第一次见面是在梦里,或许只能在梦里看见她。

“诶?您迷路了吗?还是做噩梦了?”
她拿着那个漂亮的小手鼓,发出沙沙的悦耳声响,
“在梦里迷路可是不好的哟。”
他没有想象过,自己的梦里还会出现那样的身影。就像是黑暗里唯一的一束光一样,刺眼却温暖得过分。
“呐,您怎么不说话?——啊,是我还没有自我介绍吗?我是蝴蝶精,存在于梦境的世界之中。”
    
    
“巫蛊师。”
自己的名号还是令人讨厌极了,他不敢抬头看她脸上的表情。甚至有一种那悦耳的沙沙声已经消失了的错觉。
      
“您很喜欢那些小虫子吧!真棒呢!”
她只是单纯地笑笑,像是没有被污染的孩子一样纯净的微笑。
——也许,她并不知道“巫蛊”为何物。
这样的想法一下子占据了他的脑海。
——真是美丽。
     
二:虚影
第二次遇见她,也是在梦里。
   
“啊,我是觉得和您说话很有意思。”
好像她早早地就等在了那里,手鼓依旧沙沙地响着,让他有一种被网住的感觉。
“您也是妖怪吧。抱歉,我看不清楚您的模样……这样说很没礼貌吧。虽然我可以找到在梦里迷失了方向的人们,但是他们对我来说也终究是一抹黑影罢了。”
有些沮丧地,她低下了头,那沙沙的声音也减轻了许多。
   
——看不清模样,便也无法知对方究竟如何。
         
“呐,您为何要做这样的梦呢?”
她这样问道,用着像是关心一般柔软的语气。
“……罪,或许是因为老朽的罪吧…”
“您真有趣。这世上有谁无罪?……你一定是个很温柔的人吧。”
她笑了笑,
“食梦貘告诉我,这世上的噩梦可多了。真是数不清。”

他知道的,在梦的世界里,小蝴蝶并不是独自一人。
      
三:茧
她第一次清晰地看见他的身影,她以为自己会十分地激动。
那天,他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她的惊讶。
毕竟,她一直相信着自己不是“坏人”。
   
   
     
“我能感受到……那是您的气息…不会错的,不会错的……”
那天,在梦里,她用颤抖的语气一直重复着这句话。透明的泪水不知何时已经蓄满了她的眼眶,让她的眼角看起来红红的。
“您……为什么要做到这个地步……神乐小姐她、什么都没有做错啊……”
像是不想相信一样,她用那已经变成了红色的眼眶盯着眼前的这个妖怪,希望他能够给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
       
“老朽只是……”
他不敢说,也不知道该做什么。望着哭泣的她,只是觉得心疼极了。
“……我明天会来找你的。”
      
       
   
明天……她还给了自己一丝希望。
但是,这是不可能的。
他为了小虫子的食物,只能把神乐引向自己的巢穴,但是他没有想到居然会看见她。
他不知道该怎么做,摇着头却无济于事。
或许自己应该先离开她吧,不再到梦里去找她。不再抱有任何幻想。毕竟小蝴蝶不是一个人啊……
    
这样想着,他觉得眼角有些发酸,喉咙像
是黏住了一样说不出话来。
        
四:蝶
他的梦境布满了蛛网,像是陈放了多年的旧书一般,上面全是灰尘。
那是她第一次找到他时的感受。
——梦境可以从某些方面反映出一个人或者妖怪的记忆。
她看见,他对与小虫子的痴迷。这已经到了家人的地步了。

这是一个很有趣的老爷爷吧?
如果他是人类的话。
当然,妖怪是没有年龄之分的。在妖怪的世界里,实力才是硬道理。
这些都是食梦貘告诉自己的,毕竟自己从一出生就在梦境的世界里。
      
他是妖怪,和自己一样的气息。
发现了这一点的她,连摇鼓也轻快了许多。
感觉他像是山羊一样,有些可爱。
    
蝴蝶精不明白什么巫蛊之术,只是觉得这应该是个很有意思的东西。
         
——人在梦里是最真实脆弱的时候,所以,她也不必担心那所谓凡世俗尘。
       
这也许是她一直都如此单纯的原因吧。
       
五:私
他有想过把小蝴蝶一直留在自己身边,就像是其它小虫子一样饲养起来陪自己度过这仅有的生命。但是,她是不一样的,是十分特别的存在。
是没有办法去占为己有的。
“确实是这样呢……老朽也无能为力。”
他低头看了看放在灯笼里的几只小虫子,有些难过地笑了笑。
那样的美丽,他怎敢玷污?
      
六:惑
“我有想过去找他……但是他真的是真实的他吗?”
         
七:困
“要是这样的话,那你之前耗费的时间岂不是无用?”
“不是,食梦貘……我真的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我很害怕。”
“那就不去了?你希望这样?”
“……”
蝴蝶精沉默了,双手握紧了袖边。
           
八:默
这个世界是公平的。
终有一天,他的时间会走到尽头。
      
那天之后,他没有再看见她。
或许,他不配再看见她了。
         
时间流逝得是很快的,梦里一时,这世界或许会过一天左右吧。
           
“人在梦里是无意识的,所以说意识不到时间的流逝。”
以前,她和自己这样解释道,
“但是,如果人要是死了,这可没办法再做梦了。——所有与这个人相关的梦境都会变成一片黑暗,然后再被谁给蚕食掉。谁知道呢,那都是死之后的事儿了。”
她对死亡的解释如此轻描淡写,与自己完全不同。
         
现在的他看见的不过是模糊不清的世界,那些小虫子还在同一个地方空洞而麻木地不停重复地说着自己失去意识之前最重要的话语。
现在听起来也有些嘈杂呢。
想要听见她的手鼓的声音,想要听见她好听的歌声……
他感觉很累,像是有无数只手把自己的意识往黑暗中拽一样,但是他已无力去反抗了。
        
——小蝴蝶。
    
    
巫蛊师的气息最终消失掉了。
但是周围的妖怪们,却只是开心和松了一口气,没有一个人去祭奠他。
         
终:思念如毒药
         
她真的找不到他。
蝴蝶精花了两天的时间奔波与各种各样的梦境之中,但是无论如何都没办法找到那个破旧的,布满蜘蛛网的梦境了。
——但是,如果人要是死了,这可没办法再做梦了。
她想起了自己的话。
啊,要是死掉的话,那可就找不到了……
她停下了步伐,蹲了下来,身体缩成一个球的样子。
“啊……怎么会呢…”
她都错过了什么啊。
           
“抱歉……我、我……”
说不出口的是哪句话呢?——欺骗着自己不去正视真正的心。
            
        
                   

自从,巫蛊师死后,就有一只紫色的蝴蝶常围绕着他的巢穴飞舞着,那样的美丽真是与其格格不入呢。
    
——————   
————————————
——————————————————     
“所以,这个故事就到此为止了。”
青行灯轻轻吹灭了手中握着的蜡烛,轻轻地笑了笑。
“诶,这只紫色的蝴蝶我好像在梦里看见过。”
一只不知名的小妖这样说道。
“是啊……这蝴蝶也真是痴啊…”
“是这样的吗?”
“嗯,梦境就像是现实一样。谁都说不清是真是假。或许你我便是谁的故事呢……”
青行灯勾起一抹无法猜透的微笑,摸了摸那个小妖怪的头发。
  
    
“梦中一日,俗世千年啊……”
【——终】

评论
热度 ( 32 )

© 鲤sir. | Powered by LOFTER